载回乡愁的舴艋舟

时间 :2020-06-28点击 :48
 

源頭村的舴艋舟與周圍景色相映成趣。

 “聞說雙溪春尚好,也擬泛輕舟,隻恐雙溪舴艋舟,載不動許多愁。”宋代女詞人李清照的詞句久久流傳,不斷引發著人們想象的漣漪。

來到浙江省溫州市永嘉縣巖坦鎮源頭村,隻見在村旁清澈見底的楠溪江上,一條條舴艋舟緩緩而行,不時會傳來遊客拍照的陣陣笑聲。

在以前,這是不能想象的風景。從2017年5月村委會換屆完成開始,僅用瞭短短幾個月時間,源頭村面貌便煥然一新,從原來的臟亂差發展到現在的潔凈美,不僅發展起農傢樂、民宿等鄉村旅遊,更是讓消失瞭30多年的舴艋舟文化在這裡“復活”。

如今,源頭村已成為浙江省全域旅遊示范村、3A級景區,它的巨變更是吸引瞭浙江省委書記車俊的到訪。源頭花漫處,踏石問輕舟。源頭村到底發生瞭怎樣的蝶變故事?近日,記者前來一探究竟。

遠去的帆影

源頭村,地處楠溪江上遊,地勢平坦,兩頭窄、中間寬,整個村莊就像一隻舴艋舟。曾經,源頭村是楠溪江舴艋舟和竹筏運輸停泊的始、終點,常年車水馬龍。周圍村莊的土特產運送到城裡,再把城裡的生活必需品帶回到山裡,甚至走親訪友,都需要乘坐這裡的舴艋舟。

但到上世紀80年代末,隨著公路的建設與完善,水上運輸逐漸衰。作為水陸交通工具的舴艋舟失去瞭用處,片片帆影逐漸消失在公眾的視野中。

然而,同帆影一起消失的,還有清澈的楠溪江。失去航運功能的楠溪江,逐漸成瞭承載人們生產生活的“容器”。村內散養的雞鴨鵝、不斷往河裡排出的污水和隨手扔的垃圾,都讓清清的河水變成瞭臭水溝。

河流被污染,村內的環境也好不瞭哪兒去。亂搭亂建、污水橫流、雞鴨放養,蒼蠅蚊子滿天飛,露天糞坑更是隨處可見。當時快要退休9uu有你有我足矣的老書記看在眼裡、急在心裡,眼瞅著自己年紀大要退瞭,可一個村裡19個姓,人心比較散,誰能有條件把村子搞好?最終,他想到瞭嫁過來的外地媳婦陳小靜,她此前常年在廣東經商,最近跟在城裡退休的愛人一起回村居住。她有經營管理經驗,潑辣能幹,老書記覺得有戲。

上門幾次,沒想到幾次都是她老公首先不同意。在縣裡工作多年的他,深知村裡工作的不易,“你是不是為瞭名譽?當村幹部肯定是很累的,要是為瞭名利你就趁早別幹。”

陳小靜傢門前隔著一條馬路就是楠溪江,以前她老公一大早起來,第一件事就是掃傢門口的雞屎鴨糞。後來幹脆把門前圈瞭起來,用院墻給自己隔出一個小花園。鄰居不理解,還笑她,“門口留著放車多好,為啥建庭院?”

陳小靜傢的小環境搞好瞭,但村裡大環境不好,她一直盼著能改變,加之老書記再三勸說,陳小靜的心思有點活動瞭,她反過來做老公的工作:“我年紀這麼大,不需要這個榮譽。商場打滾幾十年瞭,在退休之前,我也想換種方式生活,看能不能成功,也能為村子的子子孫孫做點事。”日漫

最終,陳小靜獲得瞭老公的支持,參加換屆選舉被滿票選上村主任,也成瞭鎮上第一個女村主任。

當瞭村主任先幹點啥?陳小靜專門請教瞭縣文明辦的領導,瞅瞅村莊的現狀,他們決定先從整治村莊環境幹起!

因為住在溪邊,村民習慣瞭每天將上百隻鴨子一早就放養到溪裡,成群結隊的“鴨子部隊”在村裡留下一路鴨糞,排到楠溪江裡的糞便還把水污染瞭,因此雞鴨要圈養;

以前村民習慣把垃圾亂扔,或直接扔到溪裡,憑著大雨以後發大水再沖走,但下遊往往就遭殃瞭,因此垃圾不能再亂扔瞭;

村內露天糞坑遍佈,不僅影響村容村貌,也不衛生。以前沒錢的時候用簾子遮住,能遮一時的醜,但遮不住一時的臭,因此要拆除村民們習慣已久的露天糞坑;

村裡違章建築太多,導致道路窄、空間小,連消防車都進不去,村裡唯一能進車的就是溪邊的那條主路,因此拆違拆臨勢在必行……

雖然都是為瞭村民的整體利益著想,但每個動作都涉及到村民個體的利益,每個“因此”都步履維艱。一個如此臟亂差的村莊,真的能變好嗎?

蝶變的背後

“剛開始先貼公告,再挨傢挨戶做工作,我們村‘兩委’真是被村民罵個半死。”回憶起來,陳小靜仍難以平靜,一輩子幾乎沒跟別人紅過臉的她,好幾次被村民攔住就罵,甚至門口被倒瞭好幾次大便。

不是沒有害怕的時候,但陳小靜有底氣:“當時縣鎮的領導都跟我們說,你作為村幹部隻要一心為公,實實在在地為村民辦實事、好事,縣組織、鎮組織永遠是你堅強的後盾。”

更重要的是,村“兩委”班子特別團結,都是公心,相信會被村民理解,所以也沒什麼好怕的。村“兩委”在上級黨委指導下,召開各類大小會議40餘次,組織動員村民。

除瞭對村民們軟言相勸,面對屢勸不聽的,陳小靜也會故意“硬”起來。“再往河裡扔垃圾,不止要把自己的垃圾一本大道高清在線視頻撿起來,周圍的你也要清理”“今天必須把雞鴨圈養,晚上我們就滿街撒老鼠藥瞭”……雖然“撒藥”是假,不過效果很好,亂扔垃圾和隨意放養的問題很快就解決瞭。

最難的是拆除違章建築和露天糞坑。鎮上有領導心裡打鼓,私下問她,小屋能拆得動嗎?其實她也猶豫,但最後心一橫,“能”!不能前功盡棄啊,說幹就幹,村看村,戶看戶,黨員看幹部。陳小靜先從自己親戚傢下手,然後拆村幹部,再拆黨員的,最後拆村民的。

六月份白天40℃左右的太陽底下,村“兩委”都在現場盯著,生怕出什麼差錯。晚上開會到深夜,研究部署第二天工作。到第3天晚上,每天隻睡3個小時的陳小靜撐不住瞭,從會議室出來,頭暈倒在瞭旁邊的溝裡,摔得鼻青臉腫。

平常血壓低的陳小靜,去醫院一查已經飆到低壓130、高壓180瞭。來醫院探望的親人不理解,“縣城好好的日子不過,去村裡當什麼村主任,曬得跟非洲人一樣,別把命再搭上啊!”

陳小靜可顧不上這些,沒敢在醫院久留,打完針就回傢瞭,第二天早上還要早起,守住得之不易的成果。對於摔倒的事,好面子的陳小靜也不敢聲張,怕被平常罵她的村民笑瞭去。最終,5天時間村內拆瞭大大小小319間違章建築,拆得大傢心服口服。

現在村裡不僅有瞭垃圾分類積分兌換中心、智能垃圾回收系統,還成立瞭“源頭村幹部義工隊”,由村幹部和黨員,還有部分村民身體力行,定期在每傢每戶門前撿垃圾,村裡村外煥然一新。

過程很辛苦,結果很甜蜜。碧水悠悠的楠溪江、鮮花簇擁的公園、鵝軟石鋪成的小路、竹制的長椅……村裡環境慢慢變好瞭,村民才開始慢慢理解這些村幹部,也願意用自己的方式回報他們。

當時拆村民金送蕊傢小屋的時候,她拉著陳小靜一邊哭一邊罵。但現在村裡環境好瞭,來的遊客多瞭,她自傢種的蔬菜,平常吃不瞭以前隻能送人,現在可以放路邊賣瞭。她覺得之前對陳小靜的態度有點過分,不過自己又拉不下面子,於是讓鄰居給她送點菜表表心意,“你把這些豇豆送給我那個‘冤傢’吧!”

“管”出的口碑

隨著源頭村環境的改善,原先隻有少數驢友到訪,現在各地來的客源不斷,不僅給村裡增加瞭收入,還誕生瞭好幾傢“網紅店”,老梅餛飩、王氏面館素面、女婿面……讓人大飽口福。

33年前,老梅老夫妻在溫州挑著餛飩“梆、梆、梆”地叫賣,上年紀瞭,兩口子就回來打零工。陳小靜聽說後,就攛掇他回來開店。剛開始怕沒人來,陳小靜承諾每天包他20碗,沒想到沒包幾天就成瞭網紅店。

有瞭餛飩網紅店,村裡再想有人賣餛飩可就不行瞭。有瞭威信後,陳小靜在村裡成瞭“大總管”,有人開店總要來問問她的意見,“村裡一店一品,有人做餛飩瞭,你就做別的,但一定要地道、好吃。”陳小靜很註重村子的“品牌”,別人慕名而來吃餛飩,萬一來瞭吃到別傢不正宗的,會影響老梅餛飩的口碑。

細節決定成敗。為瞭鞏固村裡好不容易得來的成果,村“兩委”經過多次開會征求村民意見,決定把旅遊產品的價格納入村規民約,由村“兩委”統一制定,村民不可以隨便調價。

有很多村民不理解,別的旅遊村素面都賣10元錢,何況我們這的巖坦素面是很有名的,又細又好,很地道,可不可以漲一塊錢啊?

陳小靜回應,“我們經營就是要細水長流,原來7元,現在還7元,不可以隨便漲價!”

“要讓客人來我們村買得放心,買得舒心。”她說,誰要敢訛遊客一分錢,全村的人都會圍攻他。因為他影響的不是一個人的美,是全村的美,遊客不會記得是哪傢,隻會記得是源頭村的人坑他。

陳小靜也會時不時地給經營戶分享一下她自己經商多年的“買賣經”,“我們自己做的土特產,不要一分錢、兩分錢地跟客人計較,多幾兩給客人,他們心裡會舒服。”她說,現在大傢都發朋友圈,無論好壞,你都騙不過別人,要讓遊客們都覺得,這的東西物美價廉,源頭村是個誠信村。

何止誠信,源頭村還很有溫度。66歲的陳茶蘭最村裡評為最孝順的兒媳婦,婆婆今年已經97歲瞭。雖然她自傢經營商店,但她和83歲的老黨員李珠釵還是堅持每天在店裡燒福茶,免費給客人喝。有人說,你自己傢就開商店,你燒福茶,自己不就少賣礦泉水嗎?“不能這樣算,這和做愛心是兩碼事。”陳茶蘭說。

如今,源頭村的民宿也逐漸發展起來瞭。2月20日零點30分,楠溪江民宿老板們的頭腦風暴還未結束,今後的民宿之路怎麼走,大傢討論熱烈,互相取經、抱團發展。

“復活”的鄉愁

“理發人的手是最冰的,船老大的腳是最燙的。”這是當地流傳的一句俗語,因為小船順流而下,逆流要靠人力拉上來,舴艋舟的船老大正是如此,常年要光腳下水拉船。自從舴艋舟消逝後,昔日的船老大也漸漸老去。

沒有槳聲帆影的楠溪江是不完美的。恢復1800多年歷史的楠溪舴舟文化,不僅是保護歷史文化的需要,也是發展楠溪江旅遊事業要求。

永嘉縣巖坦鎮黨委書記徐翔介紹,為瞭全域統籌各村資源,實現更好的發展,全鎮打造瞭一條微型“一帶一路”,即一條涉及到14個村的楠溪古韻鄉村振興示范帶,和一條通過舴艋舟文化將楠溪江沿線14個村串聯起來的水上精品旅遊線路。通過“一艘船”,將多樣化的產業帶入沿線鄉村,使得各村能夠特色化、差異化發展。

一批老工匠也被請瞭出來,先後在巖醜前溪、溪口等幾個地方重新制造舟,實施舴艋舟文化復活工程。“現在做舴艋舟的師傅最小的也60多歲瞭,隻找出不到5個人,全部用手工做成。”陳小靜介紹,一艘舴艋舟最少要用四種木料,船頭、船底、船上、船尾都是不一樣的,做工非常講究。

一些船老大也回到瞭船上。現在的船老大大都是小時候跟著父親做,“這輩子再讓我做一次就值瞭。”在外辦企業的戴曉西曾經無數次這樣夢想。如今他把企業交給別人打理,成瞭船老大的隊長。

不過,如今船老大的使命變瞭,原來主要運輸貨物,現在是載遊客。如此一來,舴艋舟實現瞭從交通運輸到旅遊觀光功能的轉變,不僅增加瞭村民的收入,也壯大瞭村集體的經濟力量,去年“十一”的時候,每天賣船票可賣到1萬元。

在源頭村的舴艋舟文化博物館裡,有一根長長的撐桿。如今它的主人近80歲瞭,以前怕傢人把他當柴火燒掉,一直把它放在5樓房頂上,像寶貝一樣。“我14歲就拿這個撐桿,跟瞭我60多年瞭。我不賣,但給博物館可以。”老人說。

“鐘鳴何處寺,日落滿溪船。”舴艋舟是老一代溫州人民的集體記憶之一,也可以作為一個地方的文化符號。當三三兩兩的舴艋舟出現在楠溪江上時,立刻引起瞭不小的轟動,像看到自己的親人回來瞭。

舴艋舟載回來的,不僅是回憶,更是他們的情懷和鄉愁啊!